返回列表 發帖

淺談夢想

小時候一直都有一個夢想,就是能成為白眉大俠一樣的人物,對於現在的人來說,白眉大俠似乎是一個很久遠的名字,但那時候他卻是我的偶像。為了成為一個大俠我還曾生出了到武校練武的想法。當然,在父母的嚴厲管教下之一想法最終還是破滅了。但是這並不能阻擋我成為大俠的腳步。為此,我專門找了一個自稱是“武林高手”的高年級學生當老師。
  
  那個時候我練功練的特別勤奮。拜師的當天下午我就跟隨師傅找到一個空地練功,說是練功其實就是挨打,因為師傅說要想打人就得先學會挨打。那天下午,師傅站在我身前使勁的打了我一拳,然後問我:疼嗎?我說不疼。師傅說,好樣的,要想成為一個高手就需要你這樣的毅力。其實我是很疼的,只是我強忍著不說而已。在得到了師傅的誇獎以後,我再一次堅定了自己忍耐的決心。我說,師傅再來。於是師傅又打了我一拳,我咬著牙大聲說;不疼。可是接著師傅?當給了我一腳,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淂一聲哭了起來。師傅見我哭了竟毫無江湖道義的把我自己一個人丟在那裏逃跑了。
  
  再見到師傅的時候,師傅說,那天他是感應到了殺氣,所以先一步走,去為我清除危險去了。
  
 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依然勤奮的跟著師傅練功。直到一天下午師傅對我說,我的所有本領已經盡數交給你了,現在你可以出師了。於是我自信滿滿的以大俠的身份開始行走“江湖"。出師的時候,師傅語重深長的對我說,武功的最高境界就是無招勝有招,有時候最笨的方法就是最簡單的方法。我深深的記住了老師的教誨,並且一直在實踐著。在跟別人的對決中我總會跟大多數人一樣抱著多方的脖子,然後哇哇的大叫,直到跟這個人一同倒地,當然很多時候都是我在下面的。但值得稱讚的是我從來沒有求饒過。因為師傅說過,士可殺是不可辱的,一旦求饒就丟掉了男人的骨氣。但師傅還說了,當你打不過別人的時候你是可以哭的,你打不過人家你就使勁的哭,你一哭他就不會打你了。不過別說,師傅的這招還真管用。我每次打不過人家我就哇哇的大哭,然後他就不會打我了,只是罵一句慫包。慫包就慫包吧,心想,反正我沒有求饒。那時候我感覺還是挺男人的。
  
  慢慢的我便在江湖中有了自己的名氣,人送外號"哭俠"。哭俠就哭俠吧,咱好歹也是公認的俠了。自從有了俠的名氣後,就開始有人慕名找我拜師。剛開始我是不願意收徒弟的,但眼看小學就要畢業了,心想總得找個人傳承我的本事啊。於是,我就在廣大的拜師隊伍裏挑選了一個讓我滿意的人來做我的弟子。其實我是想多收的,但是擔心人多了不好管教。現在那人的名字已經被我忘記了,還記得那天我收他做徒弟後,他為了表示對我的感激之情,專門從家裏偷出來一毛錢給我買了一直冰棍,對我說,師傅,只是孝敬您老人家的。我那時滿意極了,心想,還是我會選弟子,至少比我師傅會,因為我從來就沒給我師傅買過冰棍。
  
  我舔著冰棍滿意的對徒弟說“既然我收你做徒弟,那麼我就會好好教你的,但是你也要好好學,只要你肯努力你一定會得到我的真傳的。徒弟流著口水連忙答應著,一定好好學,一定。然後我問他,你還有什麼想要問我的嗎。徒弟盯著冰棍,支扭了半天,最後問我,我可以天一下冰棍嗎,就一下,行嗎師傅?看他那可憐兮兮的樣,我心一軟就答應了他,說,只能舔一下啊。可是吧冰棍送到他嘴上的時候他卻生生的給我咬了一口。這可把我心疼死了,但是有礙於師傅的威嚴不好發作,只能把他狠狠的罵了一頓。
  
  或許是因為冰棍事件,我記了徒弟的仇,所以在以後我教他練功的時候揍他揍的特狠。後來,我把師傅用在我身上的方法去在他的身上全都用了一遍。等我教授完的時候,我把徒弟叫到我身邊,很傷感的對他說:為師能教的都教給你了,你現在可以獨自闖蕩江湖了,你走後師傅也要退出江湖了,你記住了,江湖險惡,打不過人家的時候要趕緊跑。徒弟說,師傅,現在我可以獨闖江湖了,那麼我總得有什麼名號吧。我說,既然我叫”哭俠“,那麼你就叫“小哭俠”好了。就這樣,有了名號後這犢子就高高興興的走了。
  
  其實徒弟走後我是真的挺傷感的,主要原因是再也沒有人肯為我偷家裏一毛錢給我買冰棍了,這也是我事後才意識到的問題的嚴重性。
  
  “小哭俠”出道後也漸漸有了自己的名氣,而我這個“哭俠”也逐漸被人遺忘了。記得最後一次徒弟來找我是因為他感覺“小哭俠”中的小字有損他的霸氣,所以來跟我商量,說:師傅,不如我叫哭俠,您叫大哭i俠或老哭俠吧?我隨意的擺了擺手,一代大師的風範說,不用了,你就叫“哭俠”好了。就這樣,我完全被我的徒弟所代替。
  
  “哭俠”不再是“哭俠”,我也不再是我了。
  
  在以後的日子裏,要是別人再問我將來的理想是什麼,我總會告訴他:我的理想就是,好好學習,天天向上,長大了做一個對社會主義有用的的人。再後來我就升入了初中,上了高中,考上了大學,而我的師傅跟徒弟再也沒了音訊。

返回列表